Insert title here
 
http://www.vxiaotou.com

福清文明网 > 走南闯北福清哥

林朱俤:做家乡巨变的见证人
发表时间:2016-06-21 来源: 福清文明网

林朱俤

  林朱俤现任新加坡福清会馆总务、新加坡马六甲酒店总经理。作为一名融籍华侨,林朱俤不仅爱乡恋土,还十分关心华裔青少年的成长,重视华文教育,重视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他经常携同新加坡华裔青少年“中国寻根之旅”夏(冬)令营”回到福清,指导营员们参观学习,并快乐地参与其中。2016年6月份,趁林朱俤再次带领新加坡华裔青少年回融寻根之际,记者专门采访了他。回忆起旅侨生活的点点滴滴和对故土的印象,这位七旬高龄的老华侨不禁感慨万千。

  10岁才见父亲面

  1946年,林朱俤出生在港头镇汕头村一个贫侨家中。父亲林欺妹早年旅居新加坡,林朱俤要出生时,父亲回乡陪伴在母亲身边,他很想能第一眼看到孩子的模样。他在家乡左等右等,可孩子就是不从娘胎里出来,后来他等不及回南洋去了。可就在他离开家乡的当天晚上,林朱俤才哇哇坠地,让父亲“大跌眼镜”。林朱俤说,就差这么一天,使得他的童年连父亲是啥模样都不知晓。

  林朱俤出生前,林欺妹在新加坡和大多数早期“下南洋”的福清哥一样,主要靠给人拉黄包车为生,日子过得极其艰辛,连自己吃饭糊口都很难,根本没钱往家里寄,家中一贫如洗。

  林朱俤满月时,按照当地风俗,家里要操办“烛酒”宴请乡亲。林家家徒四壁,无力操办,母亲只得忍痛割爱把儿子卖掉,换取些钱办席宴。消息传出,一位亲属连忙告诉从新加坡返乡的林朱俤的叔叔,说:“欺妹的孩子要卖掉啦!”叔叔听后,大吃一惊,立即筹备了几担“地瓜片”赶去买方家中,才把林朱俤“赎回”。

  林朱俤说,在印象中,他的少儿时期,远在新加坡的父亲从未与家里有过书信往来,直到他6岁时,父亲改行经营旅馆后,才偶尔寄回一些食品。

  1956年,林欺妹为林朱俤办理了旅居新加坡手续,林朱俤踏上“下南洋”的旅程。林朱俤说,他会晕船,从上船的那一刻起,就一路昏睡到了新加坡。到新加坡后,他并没有立即着陆,而是被隔离在一孤岛上注射疫苗,观察数日后,才上岸的。

  在码头,林朱俤第一次见到了来接应的父亲。父亲待他很好,刚下码头,便给他买了瓶汽水。林朱俤说,那是他平生喝到的第一瓶饮料,比蜜还甜。随后,父亲把他带到百货商店,给他买了衣服后,接回家里让他洗澡,又把煮好的米饭端到他的面前。在家乡,林朱俤很少能吃到米饭,看到香喷喷的米饭,他太高兴了,那一顿,他至少吃了4碗饭。

  在新加坡,林朱俤进入当地小学读书,别人的孩子都是坐巴士去学校的,惟独他是步行去的。别人的孩子身上都有零花钱,惟独他没有。课间休息时,孩子都跑去买零食,只有他独自一人跑到洗手间喝自来水。他说,那时父亲还很穷,他穿的鞋子都是从路边捡来的。贫穷一直伴随着他步入青年时代。

  稼穑艰辛伴青春

  从中学毕业后,林朱俤便选择了到全新加坡最艰苦的造船厂做焊工。新加坡天气十分酷热,太阳暴晒之下,在热得发烫的船体钢板上焊钢件,如同泡在蒸锅里一般,林朱俤整天大汗淋漓,整天全身湿透。“我每天要喝几十升的水!”在造船厂,林朱俤一干就是两年。这期间,艰苦的环境,超强的体力劳动,培养了他吃苦耐劳的坚强毅力,也培养了他热爱劳动的福清哥本色。700多个日夜的劳作,稼穑艰辛令他切身体会到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劳动人民的辛苦,培养了他的同情心与体恤之情。这一切,都为他日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两年后,林朱俤开始从事电工工作,他接触了许多工程,也接触了社会各界人士,他的勤劳聪颖得到了不少人的赏识,也得到了贵人的指点,慢慢地,他开始学做生意,开了一家咖啡店,有了积攒,随后经营旅馆。由于他为人真诚,待人友善,服务周到,有很好的人缘关系,所以,许多客人都愿意入住他的酒店,顾客的回头率达百分之百,他在新加坡终于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

  林朱俤说,海外非天堂,谋生不容易。在新加坡,他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度过了20多年艰难的岁月,才有了后来的发展。

  不惑之年初返乡

  按照新加坡旧时的法律,旅居新加坡的外国人必须等到40岁时才能回故乡省亲。1985年,林朱俤在事业有成之后,第一次踏上了返乡之路。

  林朱俤说,那时,从南洋回大陆的乡亲几乎都是从香港转道的。当时国内的彩电、电冰箱还是紧俏货,国内华侨政策是,允许从国外回乡探亲的华侨在香港用外汇买单,国内华侨商店提货。林朱俤是在香港买了台大彩电,尔后在福州华侨商店提的货送人的。

  当天,从福州义序机场出来后,林朱俤才知道全福州仅有福州华侨大厦这一家还算称得上“豪华”的酒店。入住酒店后,他随即给在港头公社工作的叔叔挂了一个电话,告知他次日早上到福州来接应他回乡。叔叔不在,由工作人员转告,叔叔以为是别人“开玩笑”,并没去福州接应他。

  笠日早上,左等右等,不见叔叔的影子,林朱俤只好雇了一辆小车回乡。司机只知道去福清的路,港头在什么方向,他没听说过。就这样,一路停停问问,车子从林朱俤的家门口开过去了,都到了南郑村了,林朱俤还不知道。林朱俤回忆说,那时的福清到港头是沙子路,尘土飞扬,路面很窄。从港头镇到汕头村的乡路是土路,一路颠簸,既没有路标,也没有路牌。

  回到阔别30年的故乡,林朱俤发现,这30年来故乡压根就没变过,乡亲们还像他儿时一样缺衣少穿,顿顿吃地瓜片。邻居们节俭得几近于吝啬,因为在贫穷时代,穷人们都是恨不得“一分钱能掰着花”。有一回,叔叔带着林朱俤游览石竹山,山上那时还没有缆车,登上1400多级的台阶,林朱俤大汗淋漓,口干舌燥。下山时以为会容易些,却没想到上山容易下山难。“我的腿一直在颤抖,脚筋抖个不停。”林朱俤说。下山后,林朱俤看见有卖茶水的摊位,随即要了3杯茶水,掏出1元钱给摊主说:“不用找!剩下的给你!”谁知道被叔叔瞧见了,死活要找回零钱。叔叔告诉林朱俤:“你傻呀!一杯水才2分钱,还剩9毛4分钱你咋就不要呢?9毛4分钱可以买6斤酱油或者47块光饼呢!”林朱俤说了“一大箩筐的话”,才把叔叔劝回。

  又有一次,林朱俤带上叔叔到福清华侨大厦进餐。点菜时,他要了一份“螃蟹”。谁知,叔叔说“很辣!”林朱俤以为叔叔说的是味觉上的“辣”,便说:“我在新加坡也吃辣椒,辣点没事!”叔叔一听,却火了,大声说道:“我说的‘辣’,就是福清话‘很贵’的意思,你点,我心疼!”

  “其实,当年国内的物价实在是便宜啊。”林朱俤说,因为那时他回乡用的都是外汇券,所以对人民币没有什么概念。只到有一天,叔叔特意带他到福清吃家乡风味小吃光饼、扁肉。到了店里,叔叔为他点了一碗3毛钱的扁肉,自己只点了一碗一毛钱的扁肉。林朱俤问叔叔:“3毛钱的扁肉能吃个啥?新加坡一碗2元坡币的扁肉才7、8粒呢!”“你急啥!端出来你就知道了!”叔叔笑着说。令他没想到,端出来的3毛钱扁肉,居然是满满的一大粗碗。

  见证家乡的巨变

  林朱俤第二次返乡是在1989年。当他从福州回来路经宏路时,看到改造中的宏路至福清城区的路面上,只有三三两两的工人手捧着畚箕往路面石块上倒沙子,还有几个人在打夯。他忍不住问开车的远房亲戚:“这条路是我4年前回来时修的路吗?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修好呢?干吗不用机械呢?在新加坡,7公里长的路,几天就能修好的!”那时,国内的建设速度令林朱俤唏嘘不已。

  那一次返乡,福州终于结束了只有华侨大厦一家入住外宾的历史,新建了20多层高的“闽江饭店”。林朱俤想入住闽江饭店,服务生告诉他“没有客房了!”随后,他却看到一个身着西装革履的从香港来的客人入住。他感到十分纳闷:“明明有客房,为什么却说没有呢?”经过一番周折,他找到大堂经理后才知道,不让入住的原因竟然是林朱俤身穿外套,不像华侨模样,所以,第一关就被拒绝了。那天,林朱俤想要2间标房,一间给从乡下来的叔叔住,但对方只给他一间12楼的客房,不让他的叔叔入住,理由是“你的叔叔不是华侨,只能住外面的招待所。”最终,在林朱俤的再三恳求下,酒店方面说入住可以,但前提是:住6楼以下的客房;没有服务员,一切自理;不能到林朱俤的客房探访;进入饭店时必须由林朱俤到门口迎接;得用外汇券结账。林朱俤答应以上条件,叔叔才得以入住。

  如今,林朱俤依然珍藏着许多张面额不同的外汇券,他说:“它是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见证着改革开放初期侨务政策和人们的服务观念。”

  此后的20多年间,林朱俤经常返乡走走看看。他说,福清的巨变始于上世纪末。在他眼里,福清犹如“姑娘长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岂止十八变,是大变三十六,小变七十二,变得连过去的影子都没有了。”林朱俤说,过去,我们祖孙三代居住在破房子里,现在,乡下农民的新房比新加坡还好;过去,华侨返乡时,常常带布料回来送给乡亲,可现在,国内穿戴超过了新加坡,什么样的名牌都有;过去,乡亲们稀罕入住华侨宾馆,现在星级酒店遍地开花!“能做家乡巨变的见证者,我感到特别的开心。”林朱俤笑道。

  心系桑梓美名扬

  “福清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与过去相比,有着天壤之别!”这是采访中林朱俤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是他常向新加坡乡亲推介的一句话。

  新加坡福清会馆是融籍乡亲的团聚地,“福清通”的林朱俤为新加坡福清会馆的工作忙前忙后,古道热肠的他受到许多乡亲的称赞,在融籍华侨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十多年前,他被选举为新加坡福清会馆理事,后兼任副总务。2015年,他被推选为新加坡福清会馆总务,即“大管家”,负责迎来送往、馆务会务、社团活动等工作。

  多年来,林朱俤虽然身在海外,但心系桑梓,竭尽全力造福家乡,他先后捐赠村路、学校、老人会、芦华初级中学、港头侨联、南少林寺、一都培青小学等项目,金额达近百万元,在新加坡华侨中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林朱俤还极具善心,常常借返乡之机扶贫济困,捐助孤寡老人、贫困户,做了很多的善事,却低调处世,从不张扬。

  除了带新加坡华裔青少年“中国寻根之旅”夏(冬)令营来融省亲外,他还经常带儿子、孙子下一代人回乡寻根谒祖,回家乡走走看看,教育他们要沿着父辈爱乡恋土的道路,做到薪火相传,把根留在福清。

  尽管林朱俤已步入古稀之年,但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期盼着在有生之年还能继续为家乡的繁荣与进步,贡献出自己一份绵薄之力,以报答故土家园的养育之恩。(福清侨乡报陈仁杰)

(责任编辑: 握瑜)
林朱俤:做家乡巨变的见证人__福清文明网
  • 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 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
  • 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 习近平:改革也要往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方向前进
Insert title here
主办单位:中共福清市委文明办         技术支持:福州市邮政局科研所